这是系.统随机防盗章节, 当读者订阅比例不足时会显示到底还是个孩子。有些事情,怕是得了亲生父母的殷切叮嘱, 所以她也不敢妄下决定。

“我并非想逼迫你说出私隐。如果我想强迫你说, 大可以在刚遇到你的时候就逼问。”郜世修难得地主动开口解释, “只是有些事情,你不与我坦诚相告,我怕无法护你周全。”

又过了很久,玲珑方才轻声开了口。

“那香气, 那香气是不吉利的。”她用很低的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闻到的人, 许是能病症好起来,许是正常的人会精神错乱。有别的味道把它打散, 不那么浓郁的时候, 就没事了。”

她语气慌乱,说话前后有些颠倒,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和害怕, “我娘说了,不能让人单独闻到这种香气。万一不小心害了人, 那可真是麻烦。”

郜世修抬眸望了她一眼, 问:“怎样治愈人?怎样伤到人?”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都是很小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我根本不记事, 我娘和我爹告诉我一些。后来我一直戴着茶包,每天更换, 就没发生过这种事。”

玲珑说着, 努力回忆, 把自己知道的零零散散拼接起来讲给七叔叔听。

小时候没断奶的时候就罢了,有奶香遮掩着还不明显。后来她一多两岁的时候,有人抱了她,身体的不适会减轻甚至于消失。

比如哥哥本来生了病,她却非要哥哥一起玩,结果哥哥还没吃药就好了。还有,伺候她的一个丫鬟原本耳朵有些不太好,谁知后来听力慢慢恢复。再譬如有位夫人原本病重卧床不起。她在对方家里做客的时候,趁着家跑到对方病床上玩。后来对方居然奇异地慢慢好转,甚至于能下床走动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有许多。

这些她都能知道是哪一家的哪一个人。父母亲都明明白白告诉了她,所以十分可信。

一件两件就罢了。慢慢多起来后,她的父母开始察觉出端倪,紧张起来,开始准备茶包遮掩气味。

幸好气味遮掩住后这样的事情没再发生。想来是那香气纯正了才有用。

“也有正常人抱着我精神开始出问题的。”玲珑说:“只不过爹爹娘亲说,我这个是害了人的,就不告诉我具体是谁了。”

郜世修默默听着,慢慢地眉心紧拧。

他更倾向于相信,小姑娘的体香有治愈功效,并不会害人。

只是这特点容易招来祸端,很容易让人盯上她,让她成为可以利用的工具,所以她的父母亲不敢让她的这个特点外露,小心呵护着她,还用一些莫须有的假话来吓她,让她正常成长,免于被人发现。

郜世修暂时不打算告诉她实情。只道:“往后你需要小心。换衣穿衣自己来,莫要让人发现这件事。”

玲珑点点头。忽地想到一件事,复又紧张起来。

“可是我往后要住到秋棠院去了。”她说:“夫人让我住到她那里。她若是发现了,怎么办?还有傅公子……”她绞着手指,“他也发现了些端倪。”

“傅清言?”郜世修仔细问过当时情形,“傅清言那边不用在意。他只是约莫知道点,不知晓其中利害关系,倒也无妨。况且傅清言此人素来重诺,既是答应了你,应当可以相信。”

较为难办的是贴身伺候的人。

一旦有人近身伺候玲珑,很容易发现她的特点。

“这些你无需担心,交与我来处理。”郜世修看看天色,实在耽搁不得了,边往外走着边说:“两日之内,我为你解决此事。这两天你小心着点。”

·

玲珑回到秋棠院的时候,刚进院门,郑妈妈就迎了上来。

“小姐。”郑妈妈满脸含笑地说:“夫人让人收拾了西跨院出来,你瞧瞧喜欢吗。”

秋棠院的东西厢房是原本穆承辂和穆承琳的住处。

傅氏考虑过后,没有让她住在这两处地方,而是把紧挨着的西跨院收拾出来给玲珑住。一来免得去见玲珑的时候睹物思人,二来,这姑娘乖巧得很,她也想给她个更宽敞的地方住。

虽然大太太给玲珑选好了住处,可她更希望玲珑跟她在一起。

玲珑没料到自己离开这会儿就有了自己的小院子,开心地跑过去,左看右看。

她正听郑妈妈说哪个屋子是卧房、哪个屋子是书房,丫鬟红霜走了过来,禀道:“小姐,二小姐来了,说是来给您赔礼道歉。今天中午的事情是她不对。她已经去给三小姐道过歉了,现下来寻您,希望您能谅解。”

玲珑不喜欢这位穆家二小姐。

至于对方提起来的那件事,更是让玲珑恼火的不行。

刚才吃饭的时候,二太太陆氏身子不适没过去。大太太蒋氏一并照顾着二房的孩子们,还说,喜欢什么只管讲,又特意问了二房的小姐们喜欢吃什么。

双生姐妹俩叽叽喳喳把自己喜欢吃的讲了。

这位二小姐穆少媛支支吾吾了好半天,说什么都可以,低眉顺目地不多话。可是等到了宴席开始后,她的眼睛却时常瞄着松鼠鱼。

穆少宜喜欢吃松鼠鱼,府里的人都知道。所以这菜一上来就搁在了穆少宜跟前不远的地方。丫鬟布菜时时常给她添一些。

那位姓袁的老姨娘原本跟在侯爷身边伺候着,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女眷的桌子旁边,站了会儿,问:“二小姐不是喜欢松鼠鱼吗?怎的没让人给你夹一些。”

穆少媛有些慌张地站起来,摇头连声说没有。

袁老姨娘道:“我明明记得你喜欢这个。上次你生辰的时候,我问你加什么菜,你只要了一个,就是这种。”

穆少媛咬着嘴唇不言语。

恰好丫鬟给穆少宜夹了一块鱼肚子,袁老姨娘轻声呵斥了几句:“一个个的做事不得力,竟然不顾主子喜欢什么,问都不问二小姐一声。三小姐也是。虽然你喜欢这个,也不能独自占了去。”

穆少宜气不过,“什么我占了?她不说谁知道啊!她自己不说爱吃,到头来反倒成了我的错?”

袁老姨娘低眉顺眼地道:“三小姐误会了。婢子没指责您什么。就是说丫鬟们做事不好。”

穆少宜恼得把筷子撂到了桌子上,“你刚才明明就说我了!大家都听见了!”

彼时男人们兴致上来在行酒令,蒋氏有话要和傅氏说,婆媳两个出屋去了不在这儿。

至于丫鬟们……

现下布菜的都是木樨院里跟在侯爷身边伺候的。而袁老姨娘是伺候了侯爷几十年的老人,木樨院上上下下的仆从里,没有丫鬟婆子敢顶撞她。

一时间,没人来帮穆少宜。

玲珑喜欢少宜,很为少宜抱不平。

明明是穆少媛自己不说喜欢吃松鼠鱼,这个姓袁的老姨娘却话里话外说是少宜霸占着那道菜,不给穆少媛似的。

那穆少媛也可恶。自己惹了事儿不来解释,反而眼睛湿乎乎的,好像要哭了似的,只一味小声说:“都是我不好。”

玲珑朗声和袁老姨娘说:“您弄错了。这道菜本就离少宜很近。开始的时候大太太问过二小姐,二小姐没说喜欢吃哪个,丫鬟布菜的时候就没给二小姐夹。和少宜没关系。”

袁老姨娘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问桌边所有人:“是这么回事吗?”

丫鬟们依然不吭声。

穆少宜去推那对双胞胎姐妹俩。

“二姐姐是个闷葫芦。可你们好歹说几句实话吧。”穆少宜道,“我娘看顾着你们,你们倒好,临了就这么对我的?小心我下次只给你们苦瓜吃。苦死你们!”

穆少如眼睛转了转,说:“我哪里知道。又没注意。”

穆少娟嚼着东西含糊地道:“玲珑说的是实话,是这样没错啊。二姐自己不肯说,怪别人咯?”

她们俩是二太太亲生的嫡女,行事自然不用顾及庶出的穆少媛。

看双生姐妹俩这样讲,袁老姨娘脸色很难看,没多说什么,只叮嘱了布菜的丫鬟几句,让人给穆少媛多夹点这个菜。

饭后的时候,少宜还提起来这件事,和玲珑抱怨。

“那个二姐姐最烦人了。弱里弱气的,不论我和她发生了什么,大家都觉得好像我在欺负她一样。你看,她比我大,还是个庶出,而且是二房的。我犯得着欺负她么!她也是的。你看那脾气,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儿。帮我几句会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