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系.统随机防盗章节, 当读者订阅比例不足时会显示三人一同来给傅氏行了礼。

都是宫里出来的, 就算是伺候人,那也是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身边的,身份不同寻常。

傅氏让人给她们搬了绣墩。顾嬷嬷为首,锦绣冬菱依次往后落座,都正襟危坐稍挨着边。

“你们这是……”傅氏斟酌着字句, “是依着七爷的吩咐过来的?”

顾嬷嬷眉目低垂, 姿态恭敬声音沉稳地说道:“是。七爷叮嘱婢子们要照顾好小姐, 半点都不能出差错。以往在宫里做事, 是遵循宫里的规矩。到了这儿自然要守着侯府的规矩。往后婢子们就只认准了玲珑小姐一个人。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也是如此吩咐的。”

话语简短,不多说什么,却明明白白说把话讲明白了——七爷很护着玲珑, 甚至于说动了太后和太子来帮腔, 即便她们以前在宫里贵人们身边做事, 往后也只能认玲珑一个主人。

傅氏知道玲珑是七爷救下的, 也知道七爷为玲珑安排了花用银子,却没料到七爷会替小姑娘想到了方方面面。

甚至于, 为了她而去劳烦太后娘娘与太子殿下。

太后是七爷的亲姑姑。太子生母先慧淑皇后乃太后嫡亲的侄女,是七爷是同父异母的长姐。

说起来,七爷有事儿找他们情有可原。

可郜七爷素来是独来独往的脾气,自己有事都基本上是独自解决从不靠着别人, 如今却为了个毫不相关的小姑娘去劳烦这两位贵人……

只能说, 他是真疼这个孩子。

傅氏思量着要不要让红玉和红霞回来。虽说这两个丫鬟在秋棠院做事一向不错, 可万一入不得七爷的眼, 该怎么办?

这时锦绣开了口:“七爷吩咐过,婢子们只负责姑娘近身伺候的事情,负责把姑娘照顾妥当。旁的事情一概不用管。”

傅氏大为讶异,“旁的不用管?”

“是。”冬菱抬眼看过来,笑呵呵地说:“姑娘银子啊首饰啊,婢子们都不用去管。唯独衣裳和针线的活儿,需得负责起来。只近身伺候,旁的事情,需要婢子们做的,夫人只管吩咐。不需要的话,婢子们就偷闲只理会那些轻省活儿了。”

傅氏心里像是吃了定心丸,不由暗赞七爷做事细心。

这般安排,既全了他照顾玲珑的心思,也全了傅氏身为侯夫人在侯府后宅的威势。

“既然如此,就依着七爷的意思。”傅氏道:“银子首饰还有厨里的事儿就先让红玉红霞去管。”

傅氏知晓,郜家七爷不愁银子。五千两对旁人来说可能是需要仔细小心看管着的,对他来说却也不算什么,无需那样拼命守着半点也不敢大意。

傅氏自然不会去贪七爷给玲珑的那些财物。

左右七爷给玲珑的花用都走账目,红玉红霞就算管,锦绣她们也能心里有数。更何况还有顾嬷嬷来做玲珑的管事妈妈,更是屋里的事情倍儿清。

傅氏考虑的是另外一层。她自己有银子有首饰,必然也要随时给玲珑添置着。如果是红玉红霞管着这些的话,她给玲珑的东西就不用这么费事了,不需要走账,只管交给红玉红霞她们安排下去就行。所以玲珑院子里的这些银钱事儿,还是交给她的人来办更放心。

安排妥当,皆大欢喜。

顾嬷嬷如今成了顾妈妈,带了锦绣冬菱两个去见玲珑。

玲珑正在院子外头跟穆少宜玩呢,看到她们后,俩人手牵着手跑过来。

三人依次福礼做了自我介绍,遂跟着玲珑回了西跨院。

随着玲珑的到来,这个跨院也跟着改了名字,唤作“晩香院”。名字是傅氏取的,希望玲珑在经历过巨大悲痛后,以后的日子能够越过越开心,越过越顺遂。

一切安排妥当后,傅氏带着玲珑去了木樨院寻侯爷。

穆霖正在看书,听闻傅氏来了,欣喜地把书卷放在桌上,大步出了屋。

袁老姨娘亲自沏了一杯茶端到书房门口,远远看到穆霖大步而去的背影,赶忙高声问:“侯爷这是去哪儿?”

穆霖没有听到。

身后的小厮小心翼翼地和袁老姨娘说:“夫人过来了,侯爷去前头见夫人去了。”

袁老姨娘原本都打算转身把茶水放回茶水间了,听闻这话后改了主意,捧着茶直接去了前厅。

她到门口的时候,见到的便是守在了屋门前的红霜。

袁老姨娘打算直接进屋。

红霜高声喊道:“侯爷,夫人,袁老姨娘来了。”

傅氏紧接着说了句:“进来吧。”

袁老姨娘原本打算不通禀直接推门。以往侯爷看书的时候,她也时常这么做。

可有了红霜和傅氏这一唱一和的两声,倒像是她是得了夫人的允许才进去的。

袁老姨娘的脚步顿了顿,看红霜没有来掀帘子,就一手端着茶盏,一手亲自去挑起锦帘。

迈步而入的刹那,袁老姨娘端茶盏的右手晃了晃,洒出一些茶水。她拿出帕子赶忙擦了擦,语气歉然地说:“对不住,侯爷。因为要挑帘子,结果把水洒出来了。”又回头看了眼,意有所指地望着帘子方向。

她本想让侯爷知道,夫人身边的丫鬟怠慢了她。

谁知穆霖一心放在了傅氏身上,压根没太在意她的话,“是么?那擦一擦吧。你年纪不小了,端茶递水的活儿让丫鬟们做去就是。”

袁老姨娘这次手是真的晃了晃,笑得勉强,“没事。没事。给侯爷捧茶婢子都做了几十年了,比那些小毛丫头更知道侯爷口味。”

把茶水搁到了桌子上,袁老姨娘垂眉敛目地立在了穆霖身后。

自她进屋开始,傅氏就停了讲话,静静看她。

穆霖等了好半晌没听见傅氏继续说,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登时反应过来现在屋里有第三个人在,就与袁老姨娘说:“这里没什么事儿了。你下去吧。”

袁老姨娘不甘不愿地说了声“是”,一步一回头地出了屋。

等了半晌,直到外头红霜说了句:“夫人,袁老姨娘走远了。”傅氏方才继续道:“听承轩媳妇儿说,现在厨房的采买和针线上用的东西都是袁老姨娘在管?”

“是啊。”穆霖喟叹着道:“之前你病了,她怕老大家的一个人忙不过来,年纪又轻,所以帮了一把手。昨天她还和我提起这事儿,看你好多了,要不要把这些再交给你来管着。我想你身子还没好全,不如多养些时候,就说让她再代管几天。”

虽然穆霖这么说,傅氏却是心里明白,一定是袁老姨娘说什么她身子刚好,需要多养些时候。所以穆霖才把那些事儿继续让袁老姨娘多管几天。

不过,袁老姨娘想这样,又说通了侯爷帮忙,傅氏也不打算立刻揭穿,顺着穆霖的意思笑了笑没说话。

她倒要看看,那姓袁的想要凭着情分来撑多久。

须知再深的情分也经不起消磨。说不定耗着耗着,就一点都不剩了。

·

傅氏进屋说话去了,玲珑就和穆少宜在木樨院外头的大树边玩。

冬天到了,一夜过去,地上结了白霜。

虽然现在是下午,可背阴地方看不到阳光,白霜依然在路面上,冰晶一样晶莹剔透。

穆少宜和玲珑两个你追我赶的,踏着白霜一脚脚踩下去玩。穆少宜带来的丫鬟连同冬菱、红玉一起,站在不远处静静守着她们。

穆少宁刚从卫所回来,本打算去给祖父请安,结果还没到木樨院就听到她们开心的笑声。他跟着往这边来,见到的就是这样欢快的一幕。看着看着,他也不由自主跟着笑了。

玲珑和穆少宜跑到了霜最厚的一块地方。两人正你抢我夺地看谁能够抢先踩上去,就听不远处传来了清扬的鸟鸣声。

这声音穆少宜不熟悉,玲珑却是听过。

“穆少宁?”玲珑停下脚步,“他来了?”

穆少宜奇道:“你怎么知道是哥哥。”

“在王大夫家的时候,他没事装鸟叫糊弄我,把我唬住了好几次呢。”玲珑说着,拉着穆少宜左看右看。最后还是穆少宜当先发现了树下的少年郎。

两人手牵着手走过去。

冬菱和穆少宜身边的一个丫鬟赶过来给两人顺势擦了擦汗,而后又退到了路边候着。

看着俩人笑闹过后同样红扑扑的脸颊和亮晶晶的眼睛,穆少宁不由得柔和了眉眼,静等着她们的靠近。

“哥哥!”穆少宜问:“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

“你看你们两个,疯成什么样子了。”穆少宁没有回答,只双手抱胸斜倚在树边,挑着眉斜睨着玲珑,“啧,真是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穆少宜顶他一句:“难道你这歪扭七八的样子就有大家公子的风范了?”

穆少宁轻哼着,下巴抬起,露出个得意微笑,“本少爷是飞翎卫的。哪还需要‘大家公子’这样累赘的名头。”

少年眉眼飞扬,意气风发。

玲珑笑着仰头看他,“你怎么在这儿?听说七爷出京了。你怎的没去?”

从川中往京城这一路同行,玲珑早已知晓,穆少宁是七爷身边的亲信。一般七爷有重要事情去办,都会带上穆少宁同行。

听到玲珑的话后,穆少宁得意的表情垮了一瞬。紧接着,他就故意换上了副恶狠狠的凶模样。

“你当我不想跟着去?在外头办差多有意思。谁愿意拘在这儿。还不都怪你。”

一想到自己受到的“不平等对待”,穆少宁就心里头的小火苗噌噌噌地往上窜。

他磨着牙,气呼呼地哼着说,“七爷不放心你,怕你刚到这儿不习惯,非要我留下守着你。还跟我说了,等他回来,但凡看到你有一丝半点儿的不好,也不问责了,直接把我丢给孟大将军,依军法处置,半点都没得商量!”

昨晚来到这个院子后,穆少宁和一位姓齐的大叔带她来了屋子,把她安顿好。从两人的对话里,她知道,是他们赶夜路时听到有厮杀声,过去一趟顺手救人。

玲珑年岁虽小,行礼时却礼仪端正毫不出错。

她这样认真,穆少宁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挠挠头,“不用客气。举手之劳。举手之劳。哎呀,你快起来。别这么客气。”说着就上前扶她。

玲珑慢慢站直身子,低头看着地面,轻声问:“不知他们现在哪里?我能看看他们吗。”

“能。能。都带回来了。就在前院。”穆少宁说:“你多穿些衣服我带你过去。外头冷。”

两人行出院子七八步远,穆少宁想了想,那位爷是个寡言少语的,一定没和小姑娘解释什么。

他少不得又多说了几句:“昨天七爷倒也不是故意拦着你。你年纪小,那种血腥场面少看为好。所以把你一路带过来。这不早晨的时候,七爷特意和我说,收拾妥当后带你过去见见。嗯,反正,你别多想。”

玲珑勉强挤出一个笑,“不会多想的。”

她说的是实话,真不会多想。

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好的目的。

穆少宁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看看她那漂亮小脸上满是哀戚之色,话到了唇边又咽了回去。

前院,十几个木板做成的临时担架上,各有一具盖了白布的尸身。

玲珑给所有人依次磕头。工工整整,毫不犹豫。眼泪一滴滴顺着她稚嫩的脸颊滑下,落到地面,润湿出点点深色。

穆少宁沉默地看着她,双手抱胸,斜斜地倚靠着院中大树。

齐天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他叹了口气,寻了穆少宁说:“活捉的那个没撑过去,死了。查了下,好像都是前面山头流窜的流寇。可能是为了劫茶干了这一票。”

扫一眼那盖了白布的十几具尸身,继续望着闷声哭泣的小姑娘,穆少宁冷哼,年轻的面容上不复之前的吊儿郎当,透出几分阴鸷的邪气,“也是他命好,死得快。不然的话,有的是手段让他生不如死。”

齐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他已经年过三旬,家有儿女,看着那孩子用力磕头的样子,心疼得紧,偷偷和穆少宁说:“这孩子是个懂事的。”

穆少宁望了玲珑好一会儿,问:“七爷怎么说?”

“孩子骑的是牦牛。那些藏人为了咱们汉人的孩子失了性命,着实可敬。七爷给了我银票,让我即刻带人启程去藏中寻他们的亲人,把遗体送回去,认真和亲人们道谢。无论对方怎么怨咱们,都不能反驳。一定好好地道谢。”

说着就从怀中掏出银票来。厚厚一叠,晃得人眼花。

“那她呢?”穆少宁朝玲珑扬了扬下巴。

“七爷连夜让人查了。这孩子爹娘是做茶生意的,今年八岁过半。跟着爹娘过来,应当是打算回川西老家。谁知——”

谁知路上遇到凶徒。

“川西?”穆少宁抿了抿唇,“离这儿并不远。那要不,咱们把她送回去。”

齐天摇头,“她爹已经没有亲人在世了。不然也不会大老远跑去晋中做生意。只偶尔回川西老家看看。”

穆少宁心中一动,低声说:“或许可以把她带回京城……”

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成。”齐天道:“七爷说了,孩子无依无靠,送去抚育堂。”

这抚育堂是专门收留孤儿的地方。先帝于大荒年间在各地设立,在那儿孩子们能得到妥善的照顾,健康成长。

巧的是,这里十年前受过灾,也设了个抚育堂。

穆少宁遥遥地看着那个小姑娘,有点舍不得把她送去那鱼龙混杂之处。如果别人这么说,他肯定要反驳一下,争取一下。

可发话的是七爷,那就大不相同了。

这位是他们飞翎卫的北镇抚使。不仅如此,还是太后娘娘嫡亲的侄儿、定国公府老国公爷的幺子。

年岁倒是不大,可辈分高得很。因在家中行七,所以京中上下俱皆恭敬地唤一声“七爷”。

七爷的意思,穆少宁半个字儿都不敢反驳。只能颔首应下来。半晌后,抬手朝着旁边高树猛砸一拳,低吼了句:“那些狗杂种。”

玲珑磕头磕得头发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还是穆少宁把她硬拉起来,给她打了水擦脸擦手。又命令她不准再哭。她这才一抽一抽地没有继续落泪。

穆少宁带她去屋里,给她上药。

药膏是宫里贵人们专用的,只太后和皇上皇后那儿有。再就是七爷那里有个,便是眼前的这一瓶。七爷今早走之前特意把它留了下来,没多说什么,只丢下一句“晚些用得着”。

当时穆少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才晓得,爷这简直是神机妙算啊!

动作轻缓地给小丫头上了药,穆少宁不忘告诉她:“这东西很厉害的。再大的伤口,抹了它,都能不留疤。”

玲珑点点头,认真说:“谢谢。”打算起身行礼。

穆少宁一把按住她,“可别这么多礼。我不喜欢。”

玲珑沉默了会,最终很轻地点了下头。

穆少宁这便笑了。笑后吸吸鼻子,“咦?什么这么香?”凑到玲珑身边,“感觉是你这儿。”

玲珑悄悄使劲捏着裙摆下挂着的刚问他要来的两个茶包。

那阵香气突然变得有些缥缈。穆少宁不疑有他,只当自己弄错了,遂没多管,也没再提。

齐天带来的酒楼的食物泛着油花。玲珑吃不下饭,穆少宁去给她煮了碗清汤面。

其实他基本上不下厨做饭。怀宁侯府的少爷,哪需要进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只有几次被父亲罚得很了,他饿着肚子没办法,偷偷摸摸弄吃的,才学会的这个。

家里人都没吃过他煮的东西。也就为了玲珑,他愿意再跑一趟厨里。

他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小姑娘。

说她娇吧,偏偏硬气得很。才那么点儿大,行事却很有分寸,不卑不亢,还不愿麻烦别人。

说她不娇吧,小身板又弱得很,好像风一吹就能没了似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护着她。

……而且还很漂亮。可爱又美丽的那种漂亮。粉嘟嘟的脸颊,白白的皮肤,水汪汪的大眼睛。满京城里都找不出比她更可爱的小姑娘。

穆少宁守了她一整天。

七爷说把人送去抚育堂,那就只能送过去。穆少宁磨磨蹭蹭,傍晚时分,估摸着七爷回来的时间,直到不能再拖下去了,方才寻了辆马车,亲自驾车,慢吞吞把人送走。

深秋的风萧瑟寒凉,一阵阵掠过,卷起枯叶,托着它们在空中翩翩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