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把我的星星还给我!(1/1)

此为防盗章

江暖没想到陆然竟然会帮自己, 傻傻地看着对方。

“我挺沉的……”

“所以过年的时候, 要少吃点。”

陆然一只脚点在路边, 扬了扬下巴示意江暖上来。

“我可以跳上来的。”

“我怕你腿短跑不快, 上不来。”

陆然指的是前几天他故意把车骑快,让江暖没上去的事儿。

“我腿才不短!”

“根号二, 你觉得自己腿还能长一米?”

“你才根号二呢!上次不是量过了吗!我一米六三了!我校服裤子短了啊!”

“那是你胖了,撑起来了。”

尼玛,这比说我校服缩水还过分!

“手套呢?”陆然问。

“什么?”江暖两只手握着后面的架子, 侧过脑袋去听。

“我说你手套呢?”

“出来的时候着急,忘在家里面了。”

江暖这个时候感觉到手有点冷。

陆然忽然腾出一只手来向后。

“干什么啊?”江暖不解地问。

“手呢?”

“干什么呀!”江暖不情愿地刚用手去拍一下陆然的指尖,就被他一把扣住了。

他的手指很好看, 班上许多女生都这么说,被这样的手握住的时候,江暖发现自己连呼吸都不敢。

陆然将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说了声:“这样不就不冷了。”

只是一句话而已,从心头到指尖,就像是被什么给捂着, 悄无声息地温热了起来。

江暖将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对方的口袋里, 真的……好暖和!

她眯起眼睛, 冬日夜晚的空气不再那么冷冽, 甚至因为这种清冷而让整个世界都变得开阔起来。

“其实你不是那么讨人厌的。”江暖小声说。

“什么?”陆然侧了侧脸,她看见了他说话时呵出的白气。

“我说, 你还不是没戴手套!”

才不夸你呢!夸你, 你的尾巴肯定翘上天!

他们骑了二十多分钟的车, 来到了江暖的外婆家楼下,江暖顺着去路口的那条人行道,低着头仔细寻找了起来。

如果这条路都找不到的话,她就真的想不出来自己的包还能丢在哪里了。

陆然推着自行车走在人行道边上。

一直走到路口,江暖都没找到。

她直起背脊,向后看着那一条没有人的路,空荡荡的,也确实没有那个小包。

“好像没有……白麻烦你带我过来了。”江暖不好意思地朝陆然笑了笑,但是心里却很遗憾。

“你很喜欢那个包吗?”陆然问。

明明是没有什么起伏和温度的声音,在这样的路灯下,却有着淡淡的暖意。

“嗯,我很喜欢。是我初中的时候,外婆送给我的。所以过年我都会背着那个包来看她。”

“里面有什么?”陆然又问。

“手机。还有大白兔奶糖和费列罗。”

江暖呼出一口气来。

“你的那个包是不是红色和黄色的毛线织出来的?”

“诶,你怎么知道?我没在你面前背过啊。”

陆然抬了抬下巴,江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那个小挎包就落在人行道台阶和马路之间。

“啊呀!我的包!”江暖心中止不住的惊喜,赶紧将它捡了起来。

原来挎包的包袋线头松了,所以掉了,只是当时江暖没有感觉到。

她打开包,欣喜地说:“太好了,我的大白兔奶糖还在!”

“看你的样子,大白兔奶糖比手机还重要。”

“那当然。我小时候是在我外婆家长大的。那个时候最流行的就是大白兔奶糖。但我外婆不让我多吃,为了哄我乖乖去幼儿园,只有进去教室的时候,才会给我一粒。后来我长大了,外婆还是总记得我爱吃大白兔,每次过年都要给我买。现在很多地方都买不到了,但是我知道她每次都会坐很久的公交车,去那个零食批发市场买。”江暖笑了笑,拿了一个费列罗给陆然。

“为什么给我费列罗?”陆然问。

“谢谢你呗。”

“你觉得大白兔好吃,还是费列罗好吃。”

“费列罗吧。但是……我可以没有费列罗,但不能忘记大白兔。”

“所以你不觉得把你最念念不忘的东西给我,才算是真正的谢谢吗?”

江暖本来想回一句“费列罗更贵”,但是眼前的陆然让她忘记了原本想要说什么。

他的眼底没有了那种总是只能远观的疏离,他的眼眸明亮,眼睛有着让她羡慕的漂亮轮廓。江暖想起了在电梯里第一次见到陆然的感觉,那是一种惊艳,他和她见过的所有男生都不一样。当这种惊艳被陆然的高傲以及不留情面的言辞所淹没之后,这一晚,江暖再一次忍不住一直看着他。

“拿去。”江暖抓了一把大白兔给陆然。

“太晚了,回去了。”陆然把糖收进口袋里,然后把自行车交给了江暖。

“啊?你不骑了?”

“我骑了一路,换你了。”陆然的表情完全理所当然。

“不是吧?你让我载你?我是女生啊!哪里有女生载男生的!”

“你性别歧视么?”陆然已经跨在了后车架子上,他腿长,可以直接站着,就等江暖把车骑起来。

“诶……我……我哪里载得动你?”

“看来你的谢意并不怎么真心诚意。”

江暖总觉得陆然是在整她,于是一直握着车把手,回过头来盯着陆然看。

但是这家伙的脸上真的一点表情都没有。

“好吧,好吧。摔下去咱两同归于尽!”

江暖就不信,自己要真的摔下去,陆然还能坐得住。

江暖哼哧哼哧地骑着车,陆然的脚几乎就在地上,他得自己抬起来,江暖心想估计陆然在后面抬着腿比他骑自行车还要累,看这家伙什么时候放弃。

骑着骑着,江暖不由得想起了穆生说过的,拒绝陆然一次,陆然就不会给对方第二次机会了。

可是他还不是载着她这么一路吗?

难不成这家伙是报复那一次自己没答应上他的自行车?

不至于吧,我的天!

陆然的身高在那里,就算不胖,分量也不会轻,江暖艰难地维持着平衡,摇摇晃晃地,蹬了五分钟就气喘吁吁了。

尼玛,如果是真的想整她,现在也差不多了好不好!

江暖刚想要撂挑子说自己骑不动了,陆然却先开口了。

“就你这样的体力,赛场上三十秒就被秒杀了。”

陆然的话在江暖的心头上扎了一下。

确实,体能管理她已经很久没保持了。自从上了高中,爸爸明确表示不想她继续练击剑之后,江暖就有点放任了。

虽然很累,但心里面憋着那股气,一点都不想被陆然看不起,江暖摇摇晃晃地骑着,转弯的时候终于没有控制好平衡,腰上晃了两下。

那一刻,有什么稳稳扣住了她的腰,强而有力地将她一把撑住了。

自行车已经倒了,车轮在地上旋转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江暖愣在那里,如果不是后面的人眼疾手快撑住了她,她早就摔下去了。

她吸了一口气,扣在腰上的那双手微微松开,她向后一退,就撞进了那个人的胸膛里。

江暖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好像两个人之间的厚厚的毛衣和羽绒服都忽然烧着了一样。

江暖赶紧向前避开,但是小腿却撞在了脚踏上,差一点表演“扑街”,但是还是身后的陆然一把捞住了她。他的手臂环住她,后背在他的怀里撞了一下,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瞬,却让江暖意识到,这个就是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区别。

哪怕她自己可以搬一大堆的参考书,可以自己修好随身听,可以像个小爷们儿一样为饶灿和豆豆出头,但是她和身后的陆然是不同的。

他比她更有力量,比她的反应更快,比她更包容,甚至于他的指尖扣住她的时候都带着一种决断力,好像永远在她失误或者跌倒的时候,准备好拉住她。

“谢谢。”

江暖刚说完,陆然就松开了她。

“上后边去吧。别摔坏了我的车。”

江暖没有看清陆然的表情,只知道自行车被陆然骑得很稳,好像坐在后面的自己真的没什么重量。

江暖忽然意识到……这就是坐在男生单车后面的感觉。

卧槽……要是让学校里那些肖想陆然很久的女同学知道了,她估计会被她们的眼刀戳成马蜂窝吧……

忽然又有那么点小得意了。

“明儿见。”

“明儿你还想见我?”陆然的眉梢抬了抬。

“我想通了。”

“你想通什么了?”

“和你较劲儿,就好像给自己吃老鼠药,还指望你痛苦。划不来。”江暖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陆然有两三秒没说话,竟然没怼她。

冷不丁,江暖的鼻尖被捏了一下。

江暖正要看陆然什么表情的时候,陆然已经走出电梯了。

江暖忽然觉得好笑,用手指戳了一下陆然:“你帮我通关,是不是你在跟我道歉?”

“你恶作剧失败了,所以我要道歉没有在陈大妈兴师问罪的时候承认是我做的?”

“好吧……好吧……我就是看你平时太拽,想让你也被人贴个‘坏孩子’标签,谁知道没贴上。”江暖想了想,把咖啡挪给他:“你还是喝吧。”

过了很久,陆然才说:“我也只是不想你得逞而已,并没有想过陈大妈会打电话给你妈妈。”

江暖歪着脑袋想了很久,又问:“那如果你知道陈大妈会去告我状呢?你会沉默,还是会说是我炸的?”

陆然沉默了快半分钟,江暖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但是她知道,像是陆然这种是非分明一切准则不可破坏的人,她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

“算了啊,你是好孩子啊。”

“我大概会对陈大妈说,我第一次玩摔炮,扔错地方了吧。”

江暖愣了愣,然后推了对方一把:“不是吧你!你一个男生,长这么大没玩过摔炮?你有没有童年啊!”

“你是女生,不是该玩仙女棒吗?”

“我有一次玩仙女棒,把我妈晒在阳台上的腊肉烧了,腊肉里都是油,烧起来一大团,羽绒服也给烧了个洞……你看,我江暖没有做小仙女的命。”

“如果有人觉得你做坏事也可爱,你烧腊肉也可爱,你输了游戏张牙舞爪的样子也可爱,那你就是他的小仙女了。”

江暖愣了愣,她看着陆然那样认真的表情,就像被什么温暖的热气包裹起来了。

“你不觉得那样的人……是个脑残吗?”

陆然沉默着没说话,半分钟之后他的手指在江暖的桌面上轻轻敲了一下。

“走了,回家。”

“啊?”

“你真想在这里吃泡面吗?今天我看见你妈妈洗了虾。”

江暖咽了一下口水,中午本来就没吃饱,网吧热水不够烫,泡面没泡开,她吃了两口就没吃了,现在肚子里真的空了。

再折腾下去就没意思了,江暖自己本来就有点心虚,现在该回家了。

一出网吧的门,江暖就打了个打喷嚏。

刚吸了吸鼻子,陆然就把围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哎呀,好丑啊!”江暖扯了扯。

“你自己织的,好意思嫌弃?”

江暖没话说了,跟在陆然的身后。

女孩子真的很奇怪,讨厌一个人的瞬间记得那么清楚,他怼她的每一句话无论是调侃的还是正确的,都像是挑拨在她最敏感的神经上。

那些话如果是饶灿或者豆豆说出来的,她会欢快地怼回去,可只是因为他是陆然,他太优秀了于是就不一样了。

可是他的好,似乎忘记的特别快。这大概就是老妈说她是白眼狼的原因吧。

就快进院子了,江暖喊了一声。

“喂,陆然——”

陆然回过头来,目光里似乎在说“怎么了”。

“谢谢你。”

陆然站在那里,看着江暖。

江暖知道,其实哪家的孩子没被别人拿来比较过呢,没有陆然还会有张然、李然。

难道自己要跟全天下比她优秀的人较劲吗?

“那个……我曾经给你找过挺多的麻烦,这小半年你辛苦了。以后……我应该不会给你找麻烦了。”

意思就是,我不会缠着你了。

陆然站在那里,院子口的灯光不是很明亮,让江暖看不清他的表情。院子里偶尔传来打麻将的声音,鞭炮和烟花声此起彼伏。

他俊挺的五官在若明似暗的灯光下,仿佛被海水淹没的礁屿。

似乎酝酿着什么,即将汹涌的爆发,但最后还是硬生生地沉默。

良久,他才开口说:“你脑子还没好吗?”

江暖本来要来气的,但想到如果真的自己没头脑地去缠过陆然,陆然肯定烦了好几个月了,自己被他怼一下……也是活该吧。

“我脑子不是还没好,是没你的好。”

江暖朝着陆然走去。

快要走到陆然身边的时候,江暖忽然说了句:“你的钥匙掉了。”

“什么?”

陆然下意识低下头,脚边正好是个小水洼。

只听见“砰——”地一声,水花溅了起来,是江暖扔了摔炮。

陆然本来想要动,不知道为什么却站在那里任由泥水溅到了自己的下巴上。

因为太想看陆然出糗的江暖没避开,冷不丁被溅了满脸,脏水差点流进嘴里,她赶紧用力抹了把脸,一低头,就看见自己的羽绒服前襟上都是脏水留下的点点。

“你这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陆然用餐巾纸擦过自己的下巴。

“快点给我纸!给我纸!我的羽绒服啊!”

那可是简明买给她的羽绒服!

陆然直接用他擦过的纸给了江暖:“就这一张了,之前的被你擦鼻涕用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