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过了很久, 陆然才说:“我也只是不想你得逞而已,并没有想过陈大妈会打电话给你妈妈。”

江暖歪着脑袋想了很久, 又问:“那如果你知道陈大妈会去告我状呢?你会沉默, 还是会说是我炸的?”

陆然沉默了快半分钟, 江暖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但是她知道, 像是陆然这种是非分明一切准则不可破坏的人, 她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

“算了啊,你是好孩子啊。”

“我大概会对陈大妈说, 我第一次玩摔炮,扔错地方了吧。”

江暖愣了愣,然后推了对方一把:“不是吧你!你一个男生,长这么大没玩过摔炮?你有没有童年啊!”

“你是女生,不是该玩仙女棒吗?”

“我有一次玩仙女棒, 把我妈晒在阳台上的腊肉烧了,腊肉里都是油, 烧起来一大团, 羽绒服也给烧了个洞……你看,我江暖没有做小仙女的命。”

“如果有人觉得你做坏事也可爱, 你烧腊肉也可爱,你输了游戏张牙舞爪的样子也可爱,那你就是他的小仙女了。”

江暖愣了愣, 她看着陆然那样认真的表情, 就像被什么温暖的热气包裹起来了。

“你不觉得那样的人……是个脑残吗?”

陆然沉默着没说话, 半分钟之后他的手指在江暖的桌面上轻轻敲了一下。

“走了,回家。”

“啊?”

“你真想在这里吃泡面吗?今天我看见你妈妈洗了虾。”

江暖咽了一下口水,中午本来就没吃饱,网吧热水不够烫,泡面没泡开,她吃了两口就没吃了,现在肚子里真的空了。

再折腾下去就没意思了,江暖自己本来就有点心虚,现在该回家了。

一出网吧的门,江暖就打了个打喷嚏。

刚吸了吸鼻子,陆然就把围巾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哎呀,好丑啊!”江暖扯了扯。

“你自己织的,好意思嫌弃?”

江暖没话说了,跟在陆然的身后。

女孩子真的很奇怪,讨厌一个人的瞬间记得那么清楚,他怼她的每一句话无论是调侃的还是正确的,都像是挑拨在她最敏感的神经上。

那些话如果是饶灿或者豆豆说出来的,她会欢快地怼回去,可只是因为他是陆然,他太优秀了于是就不一样了。

可是他的好,似乎忘记的特别快。这大概就是老妈说她是白眼狼的原因吧。

就快进院子了,江暖喊了一声。

“喂,陆然——”

陆然回过头来,目光里似乎在说“怎么了”。

“谢谢你。”

陆然站在那里,看着江暖。

江暖知道,其实哪家的孩子没被别人拿来比较过呢,没有陆然还会有张然、李然。

难道自己要跟全天下比她优秀的人较劲吗?

“那个……我曾经给你找过挺多的麻烦,这小半年你辛苦了。以后……我应该不会给你找麻烦了。”

意思就是,我不会缠着你了。

陆然站在那里,院子口的灯光不是很明亮,让江暖看不清他的表情。院子里偶尔传来打麻将的声音,鞭炮和烟花声此起彼伏。

他俊挺的五官在若明似暗的灯光下,仿佛被海水淹没的礁屿。

似乎酝酿着什么,即将汹涌的爆发,但最后还是硬生生地沉默。

良久,他才开口说:“你脑子还没好吗?”

江暖本来要来气的,但想到如果真的自己没头脑地去缠过陆然,陆然肯定烦了好几个月了,自己被他怼一下……也是活该吧。

“我脑子不是还没好,是没你的好。”

江暖朝着陆然走去。

快要走到陆然身边的时候,江暖忽然说了句:“你的钥匙掉了。”

“什么?”

陆然下意识低下头,脚边正好是个小水洼。

只听见“砰——”地一声,水花溅了起来,是江暖扔了摔炮。

陆然本来想要动,不知道为什么却站在那里任由泥水溅到了自己的下巴上。

因为太想看陆然出糗的江暖没避开,冷不丁被溅了满脸,脏水差点流进嘴里,她赶紧用力抹了把脸,一低头,就看见自己的羽绒服前襟上都是脏水留下的点点。

“你这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陆然用餐巾纸擦过自己的下巴。

“快点给我纸!给我纸!我的羽绒服啊!”

那可是简明买给她的羽绒服!

陆然直接用他擦过的纸给了江暖:“就这一张了,之前的被你擦鼻涕用掉了。”

说完,陆然就转身走了。

江暖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意识到陆然长期练习佩剑,他脚下的步伐很迅捷,要避开轻而易举。

他只是没想避开而已。

江暖冲上去,拽过陆然的胳膊,喊了出来:“为什么不躲开啊!”

谁知道陆然微微低下身,扣住了江暖的腰,向上一颠,直接将她放在了停在路边那辆车的前车盖上。

瞬间,刺耳的报警声传遍了整个院子,江暖被镇住了,正要跳下来,却被陆然一把摁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那双眼睛看着她,一如既往的平静。

而这种平静只是掩饰而已,因为这个世界上一定也有让陆然在乎的事物,会让他奋不顾身。

“因为这是你心里面的仪式,你要从我带给你的阴影里走出去了。”

江暖愣在那里,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陆然会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报警声还在响,江暖挣扎了起来,陆然手臂的力气是很大的,他忽然把江暖圈住了。

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小暖,我一直都相信只要不放弃的话,无论这个世界反对的声音有多刺耳,他们拿我们其实无可奈何。”

江暖的眼睛红了起来。

陆然说的是击剑。

一个人,真的可以因为另一个人说的一句话而去继续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吗?

“谁啊!坐我车上干什么!”

楼上一个大叔从窗口探出脑袋来。

“就好像现在,如果你一定要坐在他的前车盖上,他除了嚷嚷,并不能下来打你。”

江暖愣了两秒,忽然笑了起来。

陆然终于放开了江暖,江暖立刻向前一跳,正要跳下前车盖,谁知道陆然压根没后退,她就这么直接撞到陆然的怀里去了。

鼻子撞进陆然的胸膛里,江暖的心都提了起来,她向一旁栽倒,面前男生的胳膊伸过来,轻轻圈了一下。

“走吧,回家了。”

陆然走在前面,江暖小跑了两步,看见陆然的衣服上面一片泥点。

两人进了单元,入了电梯,被陆然扣着腰撑起来的力度感,他的怀抱,还有他说话时候的气息,仍旧在江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陆然沉默着来到了江暖家的门口,开门的瞬间,温暖的气息和饭菜的香味让江暖的眼睛差点就红了。

外面千好万好,不如自己家里好。

罗晨一把就抱住了江暖。

“我的暖暖回来了!吃饭了吃饭了!”

爸爸江怀刚才还坐在沙发上,听见罗晨叫“暖暖”,蹭地一下就站起来了。

“好了好了,孩子们回来就好!我们两家一起吃团圆饭了!”陆然的妈妈赶紧上来。

这一顿饭,江暖总算成了主角儿。

妈妈给她夹菜,爸爸还亲手给她把虾子给剥了壳放到她的碗里,服务周到,让人受宠若惊。

“哎,做父母的啊,总是爱说别人家的孩子好,其实呢,说到底还是最宝贝自己的孩子。而且自己的孩子自己可以说,要真有外人说孩子不好,还不得起来拼命啊。你就说陆然吧,臭毛病一堆,如果不是亲生的,我早就扔掉他了,还会让他在家里当大爷呢!”袁阿姨笑着说。

“陆然能有什么臭毛病?”江暖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

“他固执啊!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初中有个什么遥控飞机的比赛,他想要做的引擎总是有问题,我和他爸爸都劝了他做另外一种,也能拿奖,他就非不肯,结果熬了几个晚上,还是没做成,本来可以拿个第二、第三,结果连比赛都没能参加啊。”袁阿姨摇了摇头。

“这不也是好事儿吗?陆然从来都不将就。如果为了拿个名次而放弃自己真正想要的,那样永远都不会得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江怀和陆然碰了碰杯,“这点可不能算是缺点。”

“那倒也是,后来他一直摆弄啊,第二年的比赛,他就拿了冠军。但这却是双刃剑啊。我都在想,陆然总想要追求自己心里那个最理想的目标,但是最理想就意味着可望不可求。我是怕他最后伤到自己。”袁阿姨看了陆然一眼。

简明从六岁开始就跟着江怀学习击剑,十二岁那年因为父母调任去了帝都,也跟着离开了。但是据说寒暑假只要有空,简明都会回到江怀所在的俱乐部,请教江怀。

“估摸着是我请他帮你弄的模拟试卷。”

江暖刚刚还小兴奋顺带冒着小泡泡的心情瞬间破灭了。

“模拟试卷有什么好从帝都寄过来的?我们这边的卷子难度系数还更合适呢!”

但就算是模拟试卷,也是简明寄过来的模拟试卷……还是看看吧。

江暖小心翼翼地把外面的包装拆掉,露出蓝白格子的羽绒服来。

“诶,怎么是羽绒服?”

江暖把衣服摊开,明摆着不可能是给她妈妈罗晨的。

江怀笑了:“你的羽绒服不是上次掉池塘里湿了吗?本来你妈妈想给你用暖气片烘干,谁知道没烘成功还把内衬都烫破了。你后来又一直在医院住着,没出去买新的。简明听我提了一句之后,就从那边挑了个款式送给你。我本来是想让他给你寄模拟卷的,但简明说这样会让小暖过年过的不开心,还是要给你买让你开心的东西。”

“真的啊!”

江暖立刻把身上那件古董级别的呢子大衣脱了,把这件羽绒服穿上身。

妈妈罗晨走出来,立刻就笑了:“这是简明寄过来的?年轻小伙子的品味和我们就是不一样。感觉小暖一下子就真的有点女孩子的味道了。”

“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好不好!”

陆然就坐在沙发上淡淡地瞥了江暖一眼。

江怀起身去帮江暖的妈妈盛面条去了,客厅里又只剩下了陆然和江暖两个人。

江暖一抬头,就发现陆然正看着自己,立刻想起之前自己穿校服被陆然说“土到镜子都裂了”,来到他的面前,挑了挑眉梢说:“怎么样?好看吧?这回镜子总不会裂了吧?”

陆然缓缓站起身来,低下头,他的手指在江暖的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江暖正要说话,陆然忽然向前又靠了一下,惊得江暖向后退了一步。

“你那么怕我呢?”他的声音又轻又长。

江暖没说话,心里面却总觉得陆然会在她的鼻子上咬一下。

“鬼怕……”

话还没有说全,陆然又靠近了,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很认真的东西像是要把江暖包裹起来。

忽然对方吹了一口气,把江暖的头发丝都掀了起来,露出来额头,陆然的手指就这样弹了一下。

“你不穿这件羽绒服的时候,挖鼻屎都好看。”

江暖还没反应过来,陆然揣着口袋起身对端着碗走出厨房的罗晨说说:“阿姨,我还是不吃面了。晚上吃自助餐太饱了,吃不下。”

“哦哦,没关系。回去早点睡,明天就年三十了。”

“嗯,等初二我爸妈回来,一起来给你们拜年。”

“好!”

一想到从明天到大年初二之前都不用见到陆然,没人盯着她做作业了,江暖心里就感觉十分美好。

等到陆然走了,江暖继续站在镜子前臭美,但是当一切安静下来,她却忍不住想起陆然弹自己脑门的那一刻。

江怀低声说了句:“陆然怎么了?刚才说留他下来吃面的时候还好啊。我看他走的时候有点不高兴。”

罗晨拎了拎女儿的耳朵说:“你是不是没好好做题开小差,惹陆然生气了?”

“我哪有惹他生气的本事啊!而且他生气不生气不都是一个表情么!”

而且你们不在的时候他欺负我,你们什么时候管过!

刷了牙洗了脸,江暖翘着腿上了床,打电话给饶灿兴师问罪。

“你说,今天吃完自助餐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坐上那个穆生的自行车啦!”

“我以为你其实想坐陆然的自行车啊,但是又不好意思扔下我和豆豆,所以我就坐上去了啊!谁知道……”

谁知道她到最后也没坐过陆然的自行车啊!

真是……想想就来气!

“你给我听好了,我怎么着也是脚踩风火轮大闹天宫的主儿,哪里看得上陆然的自行车!”

“对!我的暖小爷最棒啦!”

“说吧说吧,你是寒假作业哪里不会做了,我马克一下,过完年问问陆然。”

“哈哈,你看,咱们不还是要靠陆然吗?”

等到饶灿把页码和题目都报给江暖之后,江暖长长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

“不是……你说的这些,我好像有一些会做啊。”

江暖把自己会的那几题讲给了饶灿听。

“你看,这道题F1=kr,F2=qE,然后F1=F2,那么qE=kQqr,把q除掉,E=kQr。”

“哎哟……小暖,你真行啊!你以前脑子可没这么灵光!”

“……我勉强当你是在夸我吧。而且,这道题是真的不难啊……”

“看我勉强留在理科班陪你的份儿上,你就别在我面前炫耀你的智商了哈!”饶灿笑着说。

“好吧,我勉强降低一下我的智商高度和你交流。”

挂掉了电话,江暖忽然想到了什么,冲到了妈妈的面前,喜笑颜开地用手指比划着说:“老妈——我长高了这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