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江暖心里对陆叔叔, 也就是他老爸昔日的老对手现在的老朋友还是非常尊重的, 她爬起来, 刷了牙洗了脸,来到客厅对着陆氏夫妇眯着眼睛笑着说:“陆叔叔, 袁阿姨,新年好!”

“嗯,小暖真乖!”袁阿姨将江暖拉到自己的面前,从陆然那里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妈妈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十点了才刚起床,确实很乖, 小乖猪吧。”陆然的尾音上扬,那双眼睛看着她。

“你要是像小暖一样做只小乖猪,我也觉你可爱。”说完,袁阿姨就拿了一个红包给江暖, “新年平安喜乐,学习进步。”

“谢谢袁阿姨!”

江暖还没把红包塞进口袋里,陆然的手就摊倒了她的面前。

“干嘛?”江暖问。

“你新的一年要平安喜乐,学习进步,肯定是要靠我的。不用缴费吗?”

“切!”江暖甩头就走了。

正好江暖和陆然的爸爸都想喝点黄酒,就打发了他们两个出去买酒。

黄酒的酒坛子有点分量, 江暖给完了钱,本来以为陆然会端, 谁知道陆然揣着口袋站在那里一点没有伸手的意思。

江暖撇了撇嘴, “你就不能搬一搬吗?”

“你知道自己搬酒的样子从后面看像什么吗?”

“像什么?”江暖觉得肯定不是好话。

“北极熊的幼崽, 所以我决定在后面多看一会儿动物世界。”

“……”

你不就是说我胖!说我肿!

江暖抱着那坛酒, 气哼哼地走在前面。

昨天才觉得你没那么讨厌呢!

陆然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大概抱了一大段路,江暖的胳膊有些发酸,酒不沉,酒坛子是真的沉。

“江暖!”

陆然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她一抬眼就看见几个骑着摩托车的人从路边咆哮而过,发出嚣张的声响,她的肩膀被人扣住,一把带了过去。

酒坛子哗啦一下摔碎在地上。而中二青年们的摩托车队毫不在意地远去了。

悲哀涌上心头——妈呀,那一大段路白抱着它了!

“你不看路吗?我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陆然的话说到一半,就像是原本裂开的瓶子忽然又被封闭了起来。

江暖抬起头来,但是陆然的眼睛让她知道,她刚才把他吓到了。

而很多年以后,当她长大,她才明白陆然的”我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指的是“我担心自己不是每次你危险的时候都能在你的身边”。

”那你端着酒不就没事儿了!“江暖不开心地回了一句。

“你在这儿等着,我回去买酒。”陆然说。

听到这句话,江暖的心里好受了很多。

至少陆然也要把那个大酒坛子抱一路了。

看着陆然走远了,等的无聊的江暖就跑到路边的烟花爆竹店里,买了点小玩意儿。

江暖刚从店里出来,就看见陆然拎着一瓶酒远远走来。

江暖眯着眼睛盯着他的手,直到他走到自己面前。

“喂!你怎么买了瓶装的了!”

“都是花雕,喝在他们嘴里都是一样的。你真以为他们会细细品么。”

陆然拎着酒,继续向前走。

江暖的心里可不爽了。

玻璃瓶的花雕能有从酒坛子里倒出来那么有感觉吗?

陆然这是投机取巧!这是作弊!

江暖越想越生气啊,如果陆然这样也算买了酒回去,那么刚才她抱了那么一路算什么啊!

他们进了院子,正好路过陈大妈的楼下。

陈大妈住一楼,自带一小片院子。

她在院子里养了一窝鸡,咕咕地叫着。

江暖斜着眼睛坏笑了一下——陆然,你不是正经八百乖宝宝吗?

她从口袋里拿出刚才买的摔炮来,朝着陈大妈的院子里一扔。

平地一声“砰——”响,笼子里的鸡被惊得声嘶力竭叫了起来,扑腾得鸡毛一阵乱飞。

“哪个杀千刀的——小兔崽子!”

陈大妈一声怒吼,推开院子门冲了出来,就看见陆然拎着酒站在门口。

至于江暖,早就跑远了,从院子拐角探出脑袋来得意地看了陆然一眼,又缩回去了。

“诶,陆然,怎么是你?你看见谁往我院子里扔炮了吗?”陈大妈见到陆然,原本滔天的怒气,下去了一半儿。

陆然抬起下巴来,暗示了一下院子的拐角,江暖却竖起了耳朵万分认真地想要听陆然反驳,谁知道他还没反驳呢,陈大妈就自己唱起戏来了。

“不是江暖吧?那个小东西从小就爱干坏事儿!从前是我这儿的葡萄藤长出去,她就把刚结出来的葡萄都给撸走了!小时候她也爱跟着大院里的小孩儿往我院子里扔摔炮!”陈大妈一脸担心地拍了拍陆然的肩膀,“你没给吓着吧?有没有炸着你啊?”

“没有。陈大妈,我上去吃饭去了。”

“哦哦,好好,你去,你去!”

窝在拐角的江暖可给气着了。

这陈大妈什么逻辑啊,一开门看见陆然在门外,竟然不怀疑陆然?

这陈大妈怎么一点正常的逻辑都没有!

陆然等也没等江暖,自己就进了单元门。

江暖探着脑袋看了半天,看见陈大妈进了院子,才一鼓作气跑回自己的单元。

谁知道陈大妈虽然进了院子却在窗口看着呢:“江暖——果然是你!”

生怕陆然先回去告她的黑状,她必须跟上陆然的脚步。

在陆然摁门铃的时候,江暖冲到了他的身后。

罗晨给他们开了门,接过了酒。

“你们两个回来了啊!饭菜都好了,快点进来。”

江怀和陆劲风也走了进来,江怀拿起陆然买的那瓶酒,笑着说:“这是陆然买的吧?”

“诶,你怎么知道?”江暖还刚想说陆然为了省力气买了玻璃瓶子的呢。

“我平时喝的都是68块钱一坛的酒,你陆叔叔嘴叼,非要喝这种108的。可不就只有陆然会买吗?这回我正好沾沾光,也喝口好的。”

“啊?不是坛子的更贵吗?”江暖有点愣。

所以,陆然不是为了省力气,而是他选的这瓶更好?

陆劲风过来拍了拍江暖的肩膀:“酒还是看年份的。”

又不是红酒,有什么年份啊!还拉图1852呢!

重点是陆然明明知道他们的爸爸爱喝什么,当她抱着那个大坛子一路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不对,在她选这坛酒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这就好比两人一起写卷子,陆然为了省力看江暖的,结果刚抄了两步,就发现江暖做错了,于是也不告诉江暖,自己做了正确答案交卷了,而且还得了老师表扬!

你说气不气啊!

上桌吃饭的时候,江暖是一点都不想和陆然说话。饭桌上的气氛倒是很热络,江怀和陆劲风回忆着往昔峥嵘岁月,貌似他们也是不打不相识,就连两人的妈妈也笑的很开心。

“小暖,这么多菜没见你吃几口啊!你妈妈做的这个八宝鸡是我最爱吃的了!”陆然的妈妈示意儿子应该和江暖友好相处。

陆然夹起了八宝鸡的鸡翅,放在了江暖的碗里,他低下声,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这只鸡在牺牲之前应该没被摔炮吓唬过。”

他的脸上是那样平淡又正直的表情。

“你那么喜欢摔炮,要不要我请你吃啊?”江暖小声反问。

“啊?什么摔炮?”

江暖侧过脸去瞪着陆然,警告对方不许乱说话。

陆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低下头来继续吃饭。

这时候电话响了,江暖的妈妈起身接了电话,然后不断地道歉,等到她回到饭桌前,抱着胳膊看着江暖。

“嗯,妈……怎么了?”

“江暖啊江暖,你可真是一日不打,上房揭瓦啊!”罗晨皱着眉头,“你没事儿用摔炮去吓唬人家陈大妈养的鸡干什么啊!”

江暖僵了僵,没想到陈大妈还把电话打到他们家来了。

“她又没亲眼看见……”江暖知道自己这事儿做的肯定是不对的,但是陈大妈这样完全相信陆然没有炸她家的鸡,而且就凭看她从院子拐角跑出去就认定了是她,让人非常不爽。

“陈家陈大妈说看见你了,她没事大过年诬陷你干什么?”罗晨其实并没有生气。

这后半句话,让江暖忽然难过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能像陆然一样懂事啊?学习不如人家好,也不会体谅父母,还要惹是生非……”

江怀的话还没说完,一直没说话的陆然却开口了:“叔叔,江暖很好。”

“她好什么啊?”江怀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不想吃了。”

江暖正要起身,但是江怀却叫住了她。

“好了!一点小事而已!还有客人在呢!你这孩子别太任性了啊!”

对啊,其实就是小事而已。

可她就活了这么些年岁,没经历过大风大浪,所以小事对她来说也是大事。

而且,总感觉陆然在她爸妈的心里有着崇高不可动摇的地位。而她江暖,仿佛天生就是用来做对比和参照的。

“爸,是不是假如有一天老师说我上课和同桌说话,你就相信啊?是不是别人说我考不上大学,你也相信啊?甚至有人说我没速度、没爆发力、没技术,练不好击剑,你就这辈子也不让我碰了啊?反正因为陆然成绩好品学兼优他做什么都是典范,是模版!你都认可都赞美!我没他成绩好我做什么都是不值得相信的?”

江暖站在那里,看着江怀。

江怀怔了怔,完全没想到有一天女儿会问他这些问题,宛如控诉一般。

“小暖,你怎么和爸妈说话呢?”罗晨想要把她拉着坐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妈妈说陆然看见她扔摔炮还能有假的时候,江暖在内心深处是希望妈妈问她:“你是不是真扔了摔炮啊!”

哪怕妈妈对她太了解,她挪挪屁股就知道她是要去洗手间还是要去厨房找吃的,她还是希望她会问她,而不是从别人的话那里就认定了她做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话,你们才会好好听我说的话。老爸说不让我练击剑,好吧……因为我学习不如陆然好,分心了会考不上大学,你们说的对。文理分班的时候,你们说文科择业窄,老爸梦想考大学的工程学,老妈是学医的,家里没人学文科,学文科没前途,我也留在理科班了,你们谁管过我挣扎的辛苦不辛苦啊?你们谁想过文科只有十个专业,十个我都能学,理科一百个专业我一百个都做不来啊!”

江暖愣在那里,她真的没办法想象陆然站起来挑战蔡老师的样子。

“蔡老师就问‘什么逻辑不通’。陆然就回答说‘江暖这一次英语考了115分,李书悦考了105,相差10分,江暖是怎么做到一边上课打扰李书悦,一边大幅度提高自己英语成绩的呢?’。同学们都看着蔡老师,甚至还有一两个没脑子的鼓掌了,蔡老师被堵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冷着脸叫你回来座位上。如果你问我,你为什么会选择理科班,我觉得不是因为陆然,而是因为蔡老师是文科班的班主任,你觉得她对你有偏见,而且那件事也确实伤害到你了,你那么爱面子,哪里可能去文科班接受蔡老师的领导啊。”

江暖歪了歪脑袋,脑海中仿佛有模糊的影子闪过,某个挺拔的毫不动摇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质疑和抵抗那些强加在她身上的伤害。

“你不会连这个都不记得了吧?”

“……好像有点印象。那样……我就喜欢上他了?”

“谁知道呢。你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只有你自己知道咯。”

和饶灿聊完天,江暖靠坐在床头,她不敢闭上眼睛,因为一闭眼,就会想象陆然站起来的背影。

在脑海里,怎么抹也抹不掉。

但是江暖是个心大的人,没多久,把被子往上面一拉,什么陆然啊,什么蔡老师和李书悦啊,都被扔到九宵云外了。

第二天,江暖还打着小酣呢,妈妈就把门打开了,把她拉了起来。

“小暖,醒醒。”

“嗯……醒来干什么啊……放假呢……”江暖抬腿把被子一夹,正要继续睡,被子却不留情地被抽走了。

“陆然来了。昨天你爸不是说好了让陆然帮你捡一捡上学期的东西吗?”

“什么!陆然来了?”江暖哗啦一下坐起来,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才早上八点啊!

这么早,是补习还是投胎啊!

“对啊。赶紧的,刷牙洗脸,我去给你们两个做早饭。吃完了早饭好好学习!你还真想留级啊!”

江暖侧过脸,从打开的门缝看向客厅,正好可以看见陆然的侧脸,还好……他没再继续围着那条没织完的围巾了……不然真的要囧死。

江暖以最快的速度刷完牙洗完脸,穿戴整齐走出来。

妈妈正好把红豆粥还有热腾腾的包子端上来。

“快来吃点东西。”

陆然站起身来,嘴角上带着若有若无的浅笑:“谢谢阿姨。”

江暖愣了愣,陆然的笑很好看,可惜几乎只对着他尊敬的长辈。

简直心机boy啊!正经懂事的样子,大人们都相信他。

在江暖心里,高冷+正经+懂事=无聊。一想到传闻自己追了这个无趣的家伙一学期她就头大!

别不好意思别尴尬,一切皆是身外之物,没脸没皮你就能得到成佛,无论多少个陆然都是泡沫幻影!

你越是不好意思,搞不好陆然就越会用那个“江湖传闻”来笑话你。

“诶,陆然,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好好的放个寒假,也不睡睡懒觉啊!”江暖伸手拿过一个包子。

“你会烫到。”

陆然古井无波的声音和江暖被烫到舌头的惨叫形成鲜明的对比。

江暖眼泪掉下来,就看见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玻璃杯放在了她的面前,是陆然。

“猪八戒心急被热豆腐烫破天花板。”

江暖用力盯着陆然,你是不是在笑?是不是在笑?

当老妈端着一叠小菜走出来的时候,陆然嘴角的凹陷就像是小船被汪洋大海淹没,啥也看不见了。

江暖舌头疼,赶紧含了一大口冷开水,陆然不紧不慢地用筷子把包子戳到自己碗里,吃了一口小菜,等着包子里的热气从筷子戳的小洞里散出去。

江暖的妈妈现在开始啰嗦了:“江暖啊,跟着你爸爸练剑的有好几个高中生,人家做完寒假作业,每天还能坚持基础训练,下午三点到五点还有对抗练习,但我是不知道,你学习也不好,成天嚷嚷着想要和你爸爸一起练击剑但是也没见你练过。”

江暖一边点头,一边想要把耳朵堵起来。

陆然喝了一碗粥,吃了两个包子,坐在原处,侧过脸来看着江暖。

他的沉默以及他的视线都让江暖快要坐不住,但是她还是慢悠悠地吃着包子,故意要把有限的时间拖到无限长。

大概过了五分钟,陆然就站起身来,手指勾住了江暖的后衣领。

“走了。学习。”

“我还没吃完啊!”

“吃太饱了会让你大脑供血不足。”

陆然的指尖是暖的,拎着江暖的后衣领时,手指贴在她的后颈上,江暖的肩膀立刻耸了起来,反而让陆然的手指贴的更紧了。

“你……你别拽我了!脖子要断了!”

江暖坐到了桌前,看着陆然把高二数学课本再她的面前摊开,她抓了抓脑袋说:“哎哟!你就该学习学习,该训练训练,不要管我了嘛!我和你的智商不同一个水平线上,你要我两个多星期掌握高二知识,简直反人类啊!”

“赶紧的。从命题开始。”

“你让我留级就好了。大不了我去文科班。”

江暖向后一靠,叹了一口气,半天没听到陆然说一句话,这才侧过脸去看他。

陆然的表情是冷峻的,手指捏着那支水笔,因为用力,原本很漂亮的指节都在发白,但是在江暖刚注意到的时候就松开了。

“……我说留级或者去文科班,你也不用那么生气吧。”江暖赶紧坐直了背脊,摆出严肃认真的样子来。

“我好不容易把你送进了年级前三考场,你再来跟我说你选择留级或者文科班?”陆然的声音自带提神醒脑功能,他眯着眼睛,撑着下巴,手指轻轻敲着,似乎正思考着什么,江暖有些紧张。

“你……你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