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不然你做我的女儿吧?”陆然撑着下巴, 侧着眼睛看着江暖。

“呸!”

陆然离开江暖房间的时候,江暖低着头心里雀跃着牢头终于要走了。

谁知道她的脖子却给轻轻掐了一下。

“真想给你上个狗头铡。”

“啊?”

等到陆然离开了,江暖才想起来陈世美就是被狗头铡看了脑袋的呀!

第二天的下午,江暖如愿以偿地和程豆豆还有饶灿在电影院门口见面了。

“哈哈哈!我的暖爷,你这穿的是什么啊!”

饶灿今天打扮的可好看了,呢子大衣牛仔裤和雪地靴,整个人又时髦又纤长,一点不显臃肿。

就连豆豆也看起来可爱极了。

反而江暖穿着驼色的大衣, 旧旧的, 领口还带着毛球。

“唉, 别提了!我羽绒服不是掉进水塘里,给彻底报废了么, 还没来得及买新的嘛!”江暖扯了扯衣领, 她本来就对衣着打扮不讲究。

“没关系,这几天商场折扣可厉害了,我们陪你去买件新的。”

提起这个, 江暖扯了扯嘴角,“别提了,我今晚还得回家写化学卷子呢。”

“怎么了?明天都要年三十了!还写什么卷子啊!”

“因为‘外挂’太强大啊。”

“什么外挂?”程豆豆不解地问。

“就是陆然啊!他竟然自发主动地向我老爸提出来帮我复习基础知识!我现在每天都跟上了发条似的, 一分钟的觉都不给我多睡。”江暖悲哀地叹了一口气。

饶灿笑了:“我就说要是还有谁能救你, 也只有陆然了。”

“诶, 等等……陆然的寒假作业是不是做完了?你能不能借来给我们看看?”程豆豆的眼睛里亮起了小星星。

“你觉得陆然是那种会借寒假作业给别人的人吗?”江暖反问。

程豆豆摇了摇头。

“你可以把我们不会做的题, 都拿去问陆然嘛。你会了, 我们就都会了。”饶灿眨了眨眼睛。

“哎哟喂, 知道了知道了。晚上把你们不会的发给我,行了吧?”

“唉,这才是我们的暖小爷啊!”饶灿抱着江暖的脸,用力亲了一下,“一会儿巴比伦的自助餐,我请啊!”

“不是吧!又吃巴比伦!那可不是自助餐——是自虐餐!你们早说要吃巴比伦的自助,我就先吃一片吗丁啉啊!”

“有的吃废话还那么多!”饶灿狠狠地摁了一下江暖的后脑勺,“你也不算算,肯德基的新奥尔良烤翅多少钱一对儿?巴比伦四十五一个人,你只要吃下八对儿烤翅,我们的自助餐费就挣回来了!”

“八对?我们哪次不是吃完第五对就腻到不行?”江暖摊了摊手。

“那你到底去不去?”饶灿勒了勒她的脖子。

“去!去!行了吧?这还没开始硬塞呢,别让我现在就吐了!先说好了!别拿那么多烤翅!吃不下又要非逼着我吃。”

“哎哟,男朋友不就是这个么个用处吗?”

“我才不是你们的男朋友!”

“可你是我们的暖小爷啊!”

比江暖还高小半个头饶灿非常腻歪地依靠在她的肩膀上。

虽然事先早就约法三章,但是当她们在巴比伦里坐下来,就非常自然地陷入到了期待和争抢烤翅的气氛当中。

基本上每次烤翅刚上来,不到一分钟就会空盘,三个女孩儿坐在那里,程豆豆撑着叉子,虎视眈眈地看着烤翅的空位。

就在戴着白色高帽的厨师刚刚把烤翅端上来的时候,程豆豆第一个就冲了上去。

“诶!豆豆!别拿太多了啊!”

程豆豆还没站到烤翅前面,就被两个高大的男生给挡住了,眼看着烤翅又要空盘,饶灿推了江暖一把,示意让她去帮帮程豆豆,不能让她一个人吃亏。

江暖吸了一口气,将两边的袖子向上撸了撸,还以为要去干架,谁知道她来到了其中一个男生的身后,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诶,兄弟啊,你的毛爷爷掉了啊!”

“是吗?”

两个正在夹烤翅的男生不约而同都低下头来,程豆豆直接把盘子伸过去,连夹子都不用,舀了一盘鸡翅。

江暖看着豆豆,她完全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神操作。

两个男生发现地上没钱,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大半份的鸡翅就这么没了。

“喂,你们这样不好吧?”其中一个男生看着江暖和程豆豆说。

“啊,哪里不好了?”

“先来后到啊!我们先来到鸡翅这边,应该我们先盛啊。”

巴比伦每一次烤出来的鸡翅并不少,只是来吃饭的客人们都知道吃烤翅是最划算的方法,于是都来盛,动作慢一点的可能一个鸡翅尖儿都抢不到。

“这个盛鸡翅又不是百米赛跑,还得比谁先跑到目的地。盛着了就盛着了呗。”江暖耸了耸肩膀,“难不成你还和女孩子计较呢?”

两个男生顺着江暖的肩膀看过去,正好看见了饶灿。

饶灿微笑着点了点头,笑的那叫一个优雅御姐范儿,两个男生的气顿时消了。

“怎么了?”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样熟悉的,仿佛是从脑海中流淌而过的大提琴声响,江暖回过头来,看见了那个身型修长的身影。

他还是穿着那件简单到毫无款式的毛线衫,越是简单就越将他衬托到出众。

“陆然?你……也来吃巴比伦了?”

其中一个看向陆然:“陆然,你认识她们?同学吗?”

另一个长着娃娃脸的跟着说:“她们几乎把烤翅扫荡干净了……”

“那就让她们吃,只要她们有本事吃的完。” 陆然看着江暖,嘴角又是那丝若有若无的浅笑,他转身,手指轻轻在墙上敲了一下。

墙面上挂着一个牌子——浪费按五倍罚款。

看着那块牌子,还没开始吃,江暖就已经觉得自己饱了。

回到位置上,程豆豆就后悔了。

“完了完了,那两个男生和陆然是一起的!我们把鸡翅都舀走了,陆然会不会生我们的气,然后不教小暖了啊!”

“别担心了,他才不会呢!要是我老爸每天为我能不能继续读高二忧心忡忡,陆然更难受。在整个南市,他都找不到比我老爸更好的教练了。”

嘴上这么说,江暖的心里却不受控制地关注着背后的那桌。

他们聊天的声音,他们刀叉和盘子相触的脆响,他们碰杯的声音,都撞在江暖的神经上。

徐梓天凑到陆然的面前,小声说:“陆然,那三个女生都是你们师大附中的?挺豪放的啊!这么能吃,以后谁养得起啊!”

“你养你自己都困难。”陆然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那个长头发的女生叫什么名字?”穆生时不时往饶灿的方向看。

“自己去问。”

“那个呢?那个用盘子舀鸡翅的……”徐梓天毫不遮掩地盯着程豆豆看,程豆豆低着头,一脸没胃口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怜。

“你没听见我们陆掌门说‘自己问’吗?”穆生笑了笑,一副真的要起身的样子。

穆生正要过去套近乎,陆然冷不丁扔下一句。

“江教练的女儿就在那里。”

“什么?你是说……咱们祖师爷的女儿也在?哪一个?”徐梓天立刻转过头去看她们。

“别那么盯着人家看,丢份儿!”穆生敲了一下徐梓天的脑袋,“让我猜猜看,祖师爷的女儿必然有神仙姐姐的气质,一定是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儿!”

“可我觉得应该是那个盛鸡翅膀,脸圆圆的那个!”

这时候,饶灿已经用盘子,把程豆豆盛的鸡翅分了一半出来,起身准备给陆然他们端过去。

“好了,豆豆,别那么丧。你们两个决策失误,就由我去公关弥补。陆然不会生你们气的,不就是烤翅么?”

饶灿端着烤翅来到了陆然那桌,穆生立刻就站了起来,连带着徐梓天也站起来,只有陆然仍旧坐在那里。

“刚才不好意思,我们豆豆超级爱吃烤翅,可每次来了都抢不过别人,这次看着刚出炉的烤翅激动了一点。早知道大家是自己人,哪里用得着抢啊。”

饶灿那句“自己人”让穆生立刻喜上眉梢。

“谢谢师妹了啊!”

穆生刚接过盘子,饶灿不由得笑了:“师妹?我什么时候成了师妹了?”

“你刚才说‘自己人’……难道你不是江教练的女儿?”

“我?”饶灿愣了愣,立刻反应了过来,“你们是跟着江教练学击剑的吧?我是饶灿,那个是程豆豆,至于你的师妹……”

“啊……她才是江教练的女儿……”

虽然江暖没过去,但是他们的对话自己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包括穆生声音里的失望。

既然都是老爸的弟子,她就没什么好不好意思的了,直接转过头去,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徐梓天抓了抓脑袋说:“这么看,还真有点像江教练。”

“哪里像?”

“凶凶的样子挺像的。”

穆生跟着徐梓天的话笑了起来,顺带用胳膊肘顶了顶陆然说:“陆掌门,咱们那位是师妹是继承了祖师爷的优良传统,每天都凶凶的吗?”

“总有傻猫以为自己是老虎。”

陆然淡淡地说了句,穆生和徐梓天跟着笑了起来。

就算是天才,也是有性格缺陷的嘛!

“那是当然——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啊!”

“阿哟,这是哪里来的?”陆劲风笑着问。

“《风云雄霸天下》啊!叔叔肯定不看电视剧!”

两家人哈哈笑了起来。

吃完了饭,陆然一家帮着收拾了就离开了。

晚上江暖靠坐在床头,看着从豆豆那里借来的《漫友》,敲门声响起,江暖就立刻把杂志往被子里藏。

“小暖,爸爸能进来吗?”

“哦,好……”

她老爸大概是要针对这一次她的“离家出走”和她促膝长谈,谈就谈吧,今天自己都“放话”了,如果不趁着现在老爸有点内疚的机会,以后再说就是“忤逆不孝”了。

江怀开了门,走了进来,拉过椅子,在江暖的床边坐下。

“小暖,爸爸有些话想对你说。”

“哦。”江暖低着头,她不习惯和父亲聊天谈心。

“我知道,你不高兴我不让你练击剑,我也知道虽然我不让你在我那儿练,但不代表你没有在别的地方偷偷练。”

江暖手指尖儿一颤,完蛋了,难道情势逆转,老爸是来兴师问罪的。

“虽然我们多少猜到了,但是都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是因为……因为我们也明白人总是要有点兴趣爱好的。我们为了让你考上大学就剥夺你所有其他喜欢做的事情,是不对的。”

江暖原本紧绷的心绪缓缓放松,她其实每次都是借口和饶灿他们去补习班补习,实际上却是去了某个击剑俱乐部。每次练习结束,自己都要火急火燎地奔赴补习班,生怕爸妈忽然晚上来接她。

“爸,你是我们南市出来的第一个世锦赛冠军,是这里最好的教练,我不明白你可以那么耐心地教陆然,甚至还培养了简明,可就是不肯教我,是为什么?”

“因为……因为做父母的都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去走一条艰难的路,都希望你能过的简单,过的快乐。你看见的是身为运动员为国争光那一刻的荣耀,但你没看见背后的心酸。不是每一个人努力了,就能站在最好最高的赛场上展现他的一生所学。这个竞争,也许比起高考更激烈。而且就算你站的很高又怎么样呢?很快就会有更年轻更优秀更有天赋的人超越你,你永远在努力着不被赶超。而当你走下来的时候,很快你就被遗忘了。当我和你陆叔叔退役之后,因为我不是念书的料,也不擅长经营人际关系,以前做运动员挣到的钱很快就不够用了……你妈妈要更辛苦地挣钱照顾这个家。”

“但是陆叔叔不一样,他考上了大学,还进了体育局。”

“对,我羡慕你陆叔叔,但我从不嫉妒他。他拥有的一切都是他努力得到的。虽然‘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太老套了,但却是大实话。满腔热情终究会消退,但爸爸不想你之后……连过好自己人生的本钱都没有。”

江暖安静地听着父亲的话。

虽然江怀说的不深,但是江暖知道父亲这一生一定有很多的遗憾和不平。

“爸爸,妈妈怀上我的时候,你当时会担心我不优秀吗?万一我考不上大学呢?万一我找不到好工作呢?万一我一直啃老呢?万一我让你和我妈心力交瘁一辈子呢?”江暖仰着脑袋很认真地问。

江怀忍不住笑了。

“这谁知道呢?但你是我生的,只能养着了。”

“所以啊,我的道路是我自己选的,走下去才知道啊。”

“哟,还知道装大人了?”江怀摁了一下江暖的脑袋。

江暖拉住了老爸的手,难得恳求:“你就给我签字吧?”

“什么字?”

“就那个全国青少年锦标赛的报名表啊!未成年人要家长签字的。”

“我不签。你妈妈也不会签。”江怀起身了。

“爸——你怎么这样!”

江怀轻笑了一声:“开学的时候,你要是能通过测试继续读高二,我就给你签。”

“真的?”

“真的。”江怀揉了一下女儿的脑袋,“你可以追求头顶的天空,但不要忘记脚下。”

“老爸,你的说教太过时了。”

“是吗,那我说句不过时的。”

“什么?”

“你在被子里看漫画书,你以为我不知道?”

江暖立刻紧张了起来。

江怀并没有要江暖“上缴赃物”,而是起身离开了。

当父亲走了以后,江暖高兴不过三秒就悲哀了。

要通过开学的那个测试,没有陆然怎么行?

可是自己信誓旦旦刚说了不麻烦他了啊!

怎么收回啊!

江暖用力地蹬了两下被子,心想自己这回搞不好要完蛋了。

谁知道第二天早晨江暖又被老妈给叫醒了。

“小暖,起来了!起来了!赶紧的陆然来了!”

“什么!陆然来了!”江暖哗啦一下坐了起来。

“对。你快点,陆然给你讲一下课,下午他还有训练,你别磨磨蹭蹭了!”

江暖穿着睡衣光着脚来到房门口,刚想要看一眼陆然是不是真的来了,谁知道对方正好走到她的门前,两人一对视,江暖莫名觉得眼睛像是被烫了一下。

陆然低下头来,看见了她光着的双脚,将她卧室的门关上了,隔着门说了一句:“赶紧穿鞋子。”

于是,江暖之后的几天寒假,基本都有陆然。

那件溅了泥水的羽绒服被老妈又放到洗衣机里荼毒了一圈,晒干之后里面的羽绒不再像之前那么蓬松,穿在身上也没了之前的效果了。

反倒是自己挂在衣架上的那个针织小挎包的包带竟然被用毛线给勾好了。

“妈——这是你给我织好的?”江暖拿着小包来到妈妈的身边,想要撒个娇。

“啊?不是我啊。”

“不是你……那还能是谁啊。难道是我老爸?”

“这就不知道了。”

也许是老爸带去了外婆那里,让外婆给勾好了?

江暖打了个电话给外婆,但是外婆却说她不知道江暖的包坏了。

那是谁给她把毛线钩好的?这么心灵手巧,做好事儿还不留名……江暖的心中浮现出某个人的名字,然后立刻摇头——简直难以想象那个人钩毛线的样子!他有这样的本事不如把那条围巾织完呢!

到了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江暖就有点睡不着了。她在被子里翻来翻去,跟烙饼似的。

实在睡不着,她就又打开了灯,把陆然给她出的那一套模拟试卷,数学和小综合又给看了一遍。

明明陆然不是神,搞不定老师出的卷子比这难多了,但江暖还是把卷子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烦躁的心情总算沉了下去,拉上被子,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早晨,她翻出校服来,把裤子往身上一套,脚踝在外面,好像比过年之前又短了一点。

“绝对是我长高了,不可能是我长胖了!”江暖非常肯定地说。

结果一进电梯,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了陆然。

他的校服外面套着几乎没有款式的羽绒服,整个人都很挺拔,让江暖忍不住又看了两眼。

“你的校服裤子倒是很妥帖啊。”江暖低着头看着陆然的脚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