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友谊的小狗死掉了(1/1)

“要不要我们几个坐在一起吃?”穆生问饶灿。

“不用了。你们男生聊的话题我们女生插不上嘴。”饶灿瞥了陆然一眼,她心里清楚她们若是一起吃饭,江暖铁定得不自在。

饶灿回到了江暖和程豆豆的身边,说了句:“这不就解决了?我算过了,还剩下九对鸡翅,一人三对,还能不够吃呢?”

“可是自助餐费就吃不回来了啊!”程豆豆遗憾地说。

“多喝点酸奶吧。酸奶也好几块钱一盒呢!”饶灿好笑地说。

程豆豆就是眼大肚皮小的典型儿,又拿了一大堆的披萨和蛋糕。

“这多占肚子啊……”江暖看着它们,头皮一阵发麻。

为了不会因为浪费而罚款,她拼了命的往肚子里塞,而始作俑者程豆豆已经阵亡了。她趴在桌上,然而面前还有一整盘的蛋糕。

“你说你拿点儿海绵蛋糕也好啊……这个巧克力蛋糕特别实……”江暖一边说话,一边感觉食物都已经涌到了嗓子眼。

反倒是饶灿,开始整理盘子了。

“妖精,你干什么呢?”

“和程豆豆这个傻子划清界限啊!我们留她一个人下来,一会儿清算的时候清算她就好。”

程豆豆可怜兮兮地拉住了饶灿:“不要……不要抛弃我……”

说完,程豆豆就捂住嘴巴冲了出去,奔进了洗手间。

旁边桌的徐梓天和穆生已经闷着笑了起来。

江暖看着面前盘子里的食物,胃里面也在翻江倒海。

饶灿叹了口气说:“别撑了,你俩一起去吧。”

“不去,吐了就白吃了……”

“不吐,你就真的是白痴了。”

坚持不到十秒,江暖就HOLD不住了,一下子就冲进了洗手间。

这里洗手间只有两个位置,其中一个有人,另一个被程豆豆占领了。

站在隔间外,听到程豆豆呕吐的声音,对于江暖来说简直酷刑。

反上来,又压下去,再反上来,又压下去……

不行了,不行了!

江暖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了对面的男洗手间,好死不死,里面有人,江暖只能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示意对方她啥也不想看,冲进来纯属无可奈何!她打开隔间,蹲下的刹那,吐的是大江奔流,胃里面立刻舒爽了起来。

她呼出一口气,就听见隔间外传来陆然清冷的声音。

“不好意思,有女生在里面。等她出来了,您再方便吧。”

江暖的脸顿时涨红了。

刚才站在那里的不是别人,就是陆然啊!

怎么会这样!她就算什么也没看见,这会儿也没脸出去了!

江暖蹲在隔间里一动不动,等着陆然出去。

诶?怎么没听见脚步声呢?

这感觉就好像快要睡觉了,听见楼顶上的人脱了一只鞋扔下来,半天也没听到另一只鞋落地的声音。

江暖都快蹲在那里数绵羊了,谁知道身后脚步声终于响起,是陆然走到了她的身后。

他向上迈了一步,就站在江暖的身边。

江暖有些羞耻,怕对方看了之后会吐出来,谁知道陆然却用很平静的语气向她“播报”。

“你吐了黄褐色和黑色的粘稠物,保守估计是马芬和巧克力蛋糕的混合物。漂浮着红色斑点的应该是最早吃下去的新奥尔良烤翅,以漩涡状与青色混合物相交融,初步估计是田园风情披萨……”

江暖本来是不想看的,光听着陆然的话,脑海中涌现生动的画面,吐得连酸水都出来了。

反倒是陆然依旧淡定,江暖低着头喘气的时候,他一手摁了一张餐巾纸在她嘴上,另一只手摁下了冲水键。

江暖轰地一下站起来,完全不敢看陆然,从他与洗手间的缝隙之间挤了出去,肩膀轻轻从他的身边擦过,江暖只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要烧起来一般。

她走回去的时候,就看见穆生和徐梓天笑得前俯后仰。

“师妹!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啊!”

看来饶灿给他们送的烤翅还不够啊,竟然塞不住他们的嘴!

“这下腾出空间了,可以把这些蛋糕都消灭了。”饶灿笑眯眯地说。

江暖顿时觉得自己又想吐了。

程豆豆也回来了,她十分认真地说:“我想,用这种方式,我们可以吃好几轮的自助餐。”

“这个适合你和小暖,我吃一轮就够了。”

这顿自虐餐结束之后,江暖是一点都不想坐公交车回家了,而且听广播好像广场那里堵上了,摇来晃去的她非得再吐出来不可。

三个女孩儿很有默契地手挽着手,走在路上。

“听说周山路上又开了一个新的自助火锅!我们一起去吃吧!”程豆豆兴奋地说。

一听到“自助”两个字,江暖就头疼。

她们的身后传来男生的谈笑声。

“阿哟!吃完了自助餐不想坐车回家吧?要不要我们几个送你们一程?”穆生笑着将自己的自行车停在了饶灿的身边。

江暖轻轻哼了一声:”早就看出来你对我们家灿灿眉来眼去,意图不轨了。”

“哈哈,师妹好眼力,给师兄我一个机会嘛!”

“不给。还有,谁跟你是是兄妹啊!我爸收你做入室弟子了么!”

要是他老爸随手指点一下,阿猫阿狗都能做她江暖的师兄,那遍地都是师兄,她亏死了。

谁知道,陆然也停在了他们旁边,冲着江暖微微抬起了下巴,在带着凉意的路灯灯光下颇有几分孤高的味道。

“干嘛?”江暖还是站在那里。

“带你回去,赶紧把物理卷子做完了。”

前半句“带你回去”让江暖的小心脏漏了那么一拍,毕竟就算江暖没有少女心也有虚荣心啊,能被陆然载一程很有面子的啊。

可是后半句……学习,学习,学习,又是为了学习!在江暖的心里,陆然让她好好学习就是为了不给她老爸添乱,这样陆然就能有个全身心投入的好教练,就能在俱乐部联赛里取得好成绩,搞不好还能进入国家青年队。

“我太重了,怕压爆你的自行车胎。”

说完,江暖就回过头去,继续向前走。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饶灿竟然坐上了穆生的自行车后架!更让江暖眼珠子掉下来的是,那个徐梓天也一脸羞涩地对程豆豆说:“那我带你吧?”

江暖以为豆豆多少会问问她的意见,谁知道她头也不回地坐了上去,还甜甜地说:“谢谢,那你慢一点。”

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驶过,江暖真的好生气。

程豆豆,你脸红个鬼啊!

这两个没义气的!

不过是男生的自行车而已,就让她们友谊的小狗死掉了!

江暖气鼓鼓地揣着口袋向前走,陆然的自行车骑在最后面,仿佛在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坐上来”。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江暖小跑着来到陆然的自行车后面,谁知道还没跳上去,陆然忽然加速,骑到前面去了。

江暖瞪圆了眼睛看着对方,你不是等我为什么骑那么慢?

穆生同情地回头说了声:“陆掌门就是那样啊,你拒绝他一次,他就不给你第二次机会了!”

“得了吧,我就是一个人走回去,也懒得坐在他的自行车后面吹冷风!”

江暖走了一整条街,到了拐角,就看见陆然单脚点着地,握着自行车在路灯下,其他人早就骑远了。

难道这家伙在等她?

“上不上来?”陆然清冷的声音响起。

“你不是别人拒绝你一次,你就不给第二次机会了吗?”

陆然却说:“主动请你上车是第一次。现在等你也是第一次。”

“那我还是不要了,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报复我呢。”

万一我刚要上车,你又骑走了呢?

陆然在路灯下的身影一直没动,江暖走出了五六米,陆然骑着车从她身边扬长而去。

江暖失落了起来。尼玛,多说一句,讲你不是耍我的会死啊!

当她走了两三百米,到了下一个街区的时候,发现陆然正停在那里,看着手腕上的表。

江暖揣着口袋问:“你腿短啊,骑那么慢。”

“我在计算时间。这条街220米,按照你的步幅40厘米来算,550步就够了。按道理6分钟绰绰有余,但是你走了7分钟。你觉得自己腿长多少?”

“你赶紧走吧!”江暖又要给气成河豚了。

结果,等到江暖走回家的时候,已经八点二十了。

“阿哟!小暖,你怎么这么晚回来?陆然在等你呢!”

“什么?他还敢来?”一股火顿时冲到了头顶上。

江暖把袖子一捞,将自己卧室的门一推,就看见陆然坐在她书桌边,单手撑着下巴,手里翻着的正是那本《海盗路飞》,面前还放着一小盘水果。

冬天水果本来就少,她老妈还给他切出花样来了。

那种自己不是爹妈亲生的抑郁感再度涌上心头。

“把物理卷子做了。我给你记时。”陆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他的运动手表。

“不做,风吹得脑袋疼。”

江暖把椅子拉开,坐下,忍不住瞟了陆然一眼。

其实在她的心里,陆然如果看书,应该都是看一些很高深的东西,探讨人生哲理,上升思想高度的类型。但是他竟然一副很有兴致的样子研究《海盗路飞》。

“江暖,你其实也很想参加帝都的全国青少年击剑锦标赛吧。”陆然淡淡地将纸张翻到下一页。

江暖愣了愣,别过头去:“关你什么事儿!”

“江教练不让你报名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一次性说完,不要吊我胃口啊!

“我的意思是说,你和我的差别就在于,我可以把百分之七十的精力放在击剑上,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用来学习已经足够。但是你不能。”

江暖以为自己会生气,但陆然说起这点的时候,声音平稳而客观,让她根本气不起来。

“如果你能通过开学之后的测试,向江教练证明就算分一部分精力在你喜欢的东西上,你的学习也不会受到影响,至少你有了让他在你的报名表上签字的理由。”

江暖也冷静了下来,但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又多执着,执着到一定的程度就是顽固了。

“就算我能继续读高二,他也不会给我签字的。”

“我会帮你跟他讲。”

江暖侧过脸看向陆然,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是说……你会帮我去说?”

“反正你未必能通过选拔赛。”

刚刚燃起的好感,又被扑灭了。

“我跟你讲,我很厉害的!”

“你知道什么是真的厉害吗?”陆然眼睛里有一种淡然,这种淡然看在江暖眼里妥妥“王之蔑视”的不爽感。